施珏:一个“熊孩子”的创业折腾


#1

文/蔡燕兰 飞马旅

相比其他女性创业者,施珏的采访显得尤为活泼、欢快。

这位语速飞快,性格直爽的女性,严肃的时候可以让气氛紧绷;但轻松的时候,却可以像个孩子一般,把自己前天刚刚写好的PPT,绘声绘色的分享给面前的陌生人。

东绣路999号一楼,透过一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,一眼就能看到玄关白墙上“一箱”那个圆圆的标志,以及“上海拓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端端正正几个金色大字。底下一张木制案台上,一块斑驳嶙峋的奇石,案台下一个黄铜大香炉。

满眼之间,一股浓重的中国传统古典文化。

就在大门口的玄关右侧,靠墙一排博古架上,错落有致的排放着一个个精致瓷质茶罐,小小巧巧的罐子上,白色宣纸裁成一条长方形纸签,上面浓墨书写着“黄茶”、“青茶”、“黑茶”等不同字样。

掀开两道棉布制成的门帘之后,满目则是一排排整齐码放着的藤制小箱子。

据“一箱”工作人员介绍,这个藤制的小箱子就是茶道师们外出必备的工具箱,茶壶、茶杯、茶罐、茶匙、茶夹等一席茶道所需的所有用具,均被分门别类地放置在这个精巧的藤制一箱空间之内。

“一箱”,真的是一个箱子,即包罗一席茶之所有。但这,还远非创始人施珏对它的寄寓。

“熊孩子”施珏

施珏,“一箱”创始人,。

原本笔者脑海里勾勒出的这位负责人的形象,左不过是一位仙骨道风的古典女性,或者是言谈温婉、性格柔和的传统小女子。再不济,她也应该是一位茶道大师,能在优雅、从容之间,端起滚烫茶壶,手起、落下之余,一杯清茶已然稳稳地端至你面前的形象。

但施珏,显然跟上述形象不太搭边。

一条本色窄腿牛仔裤,一身黑色的小牛皮外套,一顶窄边的牛仔帽子,一条长长的麻花辫,发梢上一个柔软的大地色蝴蝶结,时不时地在外套与浅色绒毛衣之间隐现。

这简直就是刚从野外玩耍回来的一个小姑娘,哪里像是一家精于“茶道”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创始人!

“熊孩子,我从小就是‘熊孩子’一个!”施珏快人快语的评价自己,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调皮的孩子,跟“淑女”这词儿,也几乎不搭边。

而在父母眼中,施珏就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儿,执着,倔强,好强。“我爸妈会发现,一旦他们不怎么管我的时候,我就会开始懂得管理自己了;如果他们使劲管我的时候,他们就会发现我很难被管理。”施珏笑着告诉我们。

很难想象,一个40多岁年龄,但看着特像20多岁出头的女性创业者,而且还是一位美丽的女性创业者,面对着来访者如此大大咧咧地形容自己的性格。

不羁,才敢赋予传统以不传统

施珏,创业之前曾供职于某香港上市公司。现在,则热火朝天的忙于自己一手创办的“一箱”——一个以茶道为内容,赋予移动互联网基因的垂直平台。

赋予传统以不传统的内在,这或许是施珏不羁性格的另一种折腾写照。

“我不是那种很愿意接受限制约束的人,一旦有人对我提出规范和要求,我都会思考,在这其中,我能不能遵守?”源自天性的不羁性格,让施珏不太愿意牺牲自己的感受,转而迁就那些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规范。

不太乐意接受规范的限制,但是又不喜欢让自己不舒服。权衡之下,或许就只能调整自我认知或者所处环境。“这个时候,我就要懂得如何去做调整,让他人可以接受我。同时,我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也会更多的考虑到他人的感受,不要让他人感觉到太明显的约束,从而不断的进行微调。”

施珏这番看上去颇为高深的体验,总结来自于她对人性的深度理解。“第一,人性经不起挑战,所以我不去做所有挑战人性的设置,尽量不挑战人性;第二,我尽量用我们可能释放出来的最大善意,激发每个人的潜能。”

对人性的理解和认知,更多体现在施珏对“一箱”的团队管理。在“一箱”,现有数百位茶道师,他们分布于全国各地,茶道师团队中几乎有半数以上为女性。

“对于团队的管理,你实际上就是在做人性层面的一些思考。比如面对着我们一箱这么多女性团队,我又是一个女性团队的女性头儿,我肯定要从女性角度来考虑怎么激励她们去实现她的个人价值,也要考虑女性多方面的社会价值。”施珏的语言,就像一长串珍珠脱了串线一般,叮铃落地之余,掷地有声。

“在创业这条路上,我宁愿把折腾当补药吃”,施珏笑着说,从本质上来说,“折腾”就是一种活力的表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