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吴建豪:真的要玩音乐,就要把灵魂放在自己的作品上


#1

音乐财经 文丨李斌 校对丨于墨林 编辑丨安西西

他是《锦绣未央》中那个精明干练、冷血无情、心思缜密的南安王殿下,他也曾是《流星花园》里那个长发飘飘的花样美男美作,从年轻偶像到成熟艺人,出道16年,吴建豪已是影视歌三栖亚洲人气天王。

12月,《锦绣未央》的热度还未消退,吴建豪借势开始宣传他的最新专辑《#MWHYB音乐不羁》。仔细数数,吴建豪出道16年已经发行了14张个人专辑,而《#MWHYB音乐不羁》是他2000年从美国回到台湾发展时就想做的一张专辑,这次终于如愿以偿,按照自己的想法完成了整张专辑的创作。

近日,吴建豪接受了音乐财经的专访,就在专访的前一天,吴建豪新专辑亚洲发片记者会及现场分享会刚刚结束,还处于兴奋状态的吴建豪一见到我们就主动打招呼,见我们同时穿了绿色毛衣,还伸伸袖子开玩笑说:“我们今天穿了情侣装诶。”

简单地向他介绍了音乐财经,也提醒他,我们是一家财经媒体,不会聊八卦问题,让他尽量不用太拘谨。吴建豪笑笑,做出一副孩子般的表情说:“没事,反正你问什么都可以问,我要回答我就可以回答,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。”

可以先聊聊你的最新专辑,从构思到制作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?

吴建豪:这张专辑叫《#MWHYB音乐不羁》,我花了很长时间制作这张专辑,也跟唱片公司沟通了很久,让他们了解我想要的东西,我的兴趣是什么。唱片公司也给了我很大的空间,让我自己去发挥、去抓灵感,加上在这个过程中又去做了很多其他工作,所以专辑拖了这么久。

这张专辑无论从歌词、曲风和编曲上,大家都可以感觉到,我是用了一些时间去积累自己的感受,从BOOGIE不羁、玻璃屋到下一首情歌,整张专辑是有几个故事在里面的。包括拍MV也花了很多时间去想一些创意,慢慢的抓感觉。

这张专辑的整体曲风好像跟你以前的风格不太一样,为什么做了这样的改变?

吴建豪:没想过要怎么样改变,就是顺其自然的过来了。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唱片公司帮你收歌的时代,收歌出专辑最后就变成了只是歌手去录音,那不是我的创作。歌手真的要玩音乐,必须找到自己的灵感,还有对你影响最大的歌手,我小时候听的音乐就是Michael Jackson、Prince 等等。我觉得一张专辑是一个音乐人把自己的灵魂放在这个作品上。

F4当年在华语乐坛还是挺辉煌的,而且在国际上也得过不少奖,当年《美国新闻周刊》还形容F4是制造“亚洲之光”的华人使者,你怎么看当年的F4?你自己当时是一个什么状态?

吴建豪:当时就是四个男生碰到了对的时间,成为了一个团体,变成朋友和工作伙伴,最后我们也有机会去追求各自的梦想。但当时我还是比较年轻、幼稚,自己不知道在干嘛,当时也没想那么多。

我们当时有机会在舞台上表演,我可以表演自己喜欢的舞蹈,在舞台上跟歌迷互动,这是我现在唯一觉得很棒的回忆,其他很多小细节我没有想太多。

你之前也出过十几张专辑,而且我们发现从2009年到2011年这三年你密集出了不少专辑,那个时候是你音乐路上的一个高峰期吗?

吴建豪:应该不算高峰期,我觉得反而是我学习的一个过程,我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,都要听嘻哈、听R&B,但我必须让自己成长和成熟起来,还要想到如何配合亚洲音乐市场的风格,所以通过专辑做了很多尝试。

包括这次做的《#MWHYB音乐不羁》,我想把西洋音乐跟华语音乐融合在一起,但讨论的时候,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中西音乐的融合,不是用西洋音乐的旋律配上中文歌词这么简单,那样就太刻意、太勉强了。

我虽然在美国长大,但还是会受华人文化的影响,所以这张中西融合风格的专辑,大家听了之后可以慢慢回味,不会觉得刻意,相信一定会觉得很舒服。

出道16年,可以梳理一下你在音乐路上经历的一些变化?

吴建豪: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,之前不太知道哪些曲风是我喜欢的、感兴趣的,比如之前跟安七炫组成组合出的那张专辑,也是因为我对韩国音乐和文化比较有热情,也喜欢韩国歌曲,我年轻的时候看好的韩国团体偶像,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年纪都比我都大。

我后来去韩国学韩文歌,也对韩国文化有所了解。所以跟安七炫一起发专辑也是我的一个兴趣,想尝试一下。当你在尝试的时候需要用兴奋、感恩、谦卑的态度,因为不是每件事你都能做好,我觉得只要抱着这三种态度,保证会很开心。

2003年你还跟碧昂丝合作过她的专辑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?

吴建豪:那时候亚洲人还不认识碧昂丝是谁,唱片公司希望通过我们之间的合作,让亚洲的乐迷认识碧昂丝,因为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会说英文的中国歌手,比较适合跟她配合。当时这个新闻还上了纽约的《华尔街日报》,媒体说美国歌手需要亚洲歌手帮忙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。

虽然是跟碧昂丝合作出了她的专辑,但其实我们根本没有见面,只是听了她的小样而已。当时记得最糗的一件事,就是用我的一张很偶像风格的照片来配碧昂丝,那张照片里我还拿了一个木偶,就是很idol的那种照片,完全不酷。

《锦绣未央》刚刚热播过,大家对这部剧还在热议当中,这次你是第一次演反派角色吗?

吴建豪:本王也支持热议(笑)。这部剧其实不是我第一次演反派,但是我第一次演古装的电视剧。感觉很过瘾、很痛苦,也很累。最痛苦的是背台词,古文台词我真的不熟悉;而当我真的把古文台词讲下来、还演得很好的时候,觉得自己做到了,突破了对自己的挑战,很过瘾。

哪一部戏是你对自己最满意的?

吴建豪:我演的每一部戏都有进步的空间,谈不上哪部戏最满意,我只能说最深刻的一部戏是《下一站,幸福》。这部电视剧我个人承担了很多,整个过程经历了云霄飞车一样的情绪。剧组和导演对我都很满意,最后我们像个大家庭一样,是很值得怀念的一个过程,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部戏。

你觉得自己最适合演什么角色?

吴建豪:如果觉得我适合演什么角色,可能就不应该去演那个角色,我希望能演对我有挑战性的角色,让我在一个不舒服的空间里去挑战。如果一直让我觉得很舒服、不需要花力气做的事情,我就不会珍惜的。

出道16年来,你出过不少专辑,也演过那么多电视剧和大电影,你一直处在这么紧密工作的状态下吗?

吴建豪:有一段时间我也说不要再工作了。但其实工作归工作,还是要找时间好好休息,要不然一直工作干嘛?我其实蛮喜欢享受人生的,当然也不是自己出去独自游玩,还是愿意回家陪着爸妈。我觉得自己这么辛苦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其实就是要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光。

你在美国长大,你的性格和习惯会更西化吗?

吴建豪:可能让我更直接一点,也可以让我看开一些事情。虽然在美国长大,但我爸妈也是华人,我也接受了中国文化。但有些习惯还是比较西化,比如我朋友的妈妈,我也会直接叫他妈妈的名字,不会称呼阿姨,就是尽量按照适合自己个性的方式去生活。

在美国长大的背景对你在音乐上的影响大吗?

吴建豪:非常大,在音乐上的影响肯定是最大的,因为我小时候听的都是西洋音乐,到了某一个阶段才开始听华人音乐,而华人音乐真正打动我的第一首歌是《吻别》,当时听到学友哥的歌声,就被他迷到了。

但我的歌还是受西洋音乐影响最大,Michael Jackson、Prince,太爱他们了,像一些中文的慢歌、情歌,也有一些学友哥的风格在里面。

其实我真没有ABCD的去做一些事情,都是顺其自然,我在成长过程中接触到的每一个人,都有影响到我的人生,让我成为现在的样子。

那你觉得现在的华语音乐怎么样?

吴建豪:我觉得很棒,现在越来越厉害了。但其实还可以尝试更多的方向和元素,很多时候我听的华语音乐好像没有真的很享受的感觉,也许是现在有太多的比赛节目吧,大家觉得每次唱歌的时候都是在比赛。

也不是说这些节目不好,但类似的节目多了之后,会变成大家在唱歌的时候总是在比赛状态,总想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,最后就变成了一种压力。

这种感觉好累,所以我从来不参加任何唱歌比赛,之前参加《星跳水立方》这个节目的时候,我也不觉得是在参加比赛,我是真的想要学跳水,对跳水有兴趣才去参加的,那个过程很享受。

你回到台湾发展后,遇到过困难和困惑吗?

吴建豪:肯定有呀,当初想做自己的音乐都没办法做,被唱片公司包装起来,内心很痛苦。我本来有很多在写歌和舞蹈方面的想法,但那个时候我跟唱片公司之间互相都不适应,所以也经历了一段互相认识和学习的过程。

你下一步有什么规划吗?2017年准备怎么过?

吴建豪:希望好好宣传《#MWHYB音乐不羁》这张专辑,因为这张专辑真的是我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就希望做的音乐,也是我至今最感到骄傲的一张专辑。既可以拿给国外的朋友听,也可以给亚洲的朋友听,我可以告诉所有人这是我做的专辑。之前做的专辑有一些不大敢拿出来。

我现在觉得,很多事情只要做到位了,该来的自然会来,包括这次准备专辑的MV,回美国大概只有两周半的时间筹备,我每天除了练舞,还要一个人去看景,一个人去抓所有的东西,这个过程也非常开心和兴奋。

现在MV呈现出来的很多细节,都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做出来的,虽然非常紧张,但也是一种享受,所以我希望2017年也能保持这种状态。

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吗?

吴建豪:非常被祝福的一个人。我觉得我有一个很快乐的人生,每天做着我爱的工作,还有歌迷和粉丝朋友支持我的作品,我很开心。

在创作、唱歌和演戏这几个里面你更喜欢做哪一个?

吴建豪:喜欢跳舞。